現在處於人生階段的轉變期,突然深刻感覺到這樣人生產生大變動的時期,除了令人非常不安之外,其實也是令人大步成長的一個時期。

我現在正在找工作,兩個月前從北京實習回來,之後花了大約一個月撰寫、整理作品集、還有製作履歷模板,所以真的算起來從我開始找工作到現在也只過了大概一個月。

然而這一個月簡直如同一年之久。

查資料時看了非常多文章,有應徵者的角度寫的、有業者角度寫的、也有人資主管角度寫的。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一個「萬惡的人力資源主管」的部落格,裡面有些文章雖然是好幾年前的,不過在人力資源市場上我想應該還會有用好一段時日。

這位人資主管說到一點我最最同意的就是勞方與資方的「時間感受」差異。

有上班的人應該可以感覺到,事情多的時候時間非常不夠用,工作沒完成多少一天就過了,每天都過著被時間追著跑的生活。

但是對在找工作的勞方完全相反。每天可說是在煎熬中度過,有人天天打給資方問他有拿到工作機會嗎,除了會讓資方有不好的印象之外,也顯示出找工作是多麼令人心焦的一件事。

 

這幾天我才感覺到原來距離我離開北京的土地才不過兩個月而已。

兩個月其實也不短,但差別是我感覺那已如兩年般遙遠。

最近我跟一同去北京的好友最有感覺的詞語就是恍若隔世。

 

其實我覺得這個時間點對剛畢業的學生來說挺不友善,簡單想想也知道,沒經驗的新鮮人在畢業季最好找工作,企業大量釋出職缺,想找的就是新血跟新鮮的肝,所以沒經驗不會是問題。但現在距離畢業季過了大半年,此時釋出的都是一般的職缺,想當然有經驗的會比較吃香。

在去北京之前我有投一些履歷,也有去面試過,某家公司有進入第二階段面試,雖然最後結果也顯而易見。被拒絕之後時間也差不多,我就收拾收拾包袱去了北京。

大四這一年來我感覺是我活了二十幾年來成長最大的一年。當然不是生理上的,矮子已經對這個沒有任何妄想了。

我不是個迷信的人,但我覺得這一切似乎冥冥之中都有安排,又或許我只是比較想得開比較會自我安慰而已。

 

大四上我嘗試申請出國交換,這個時間點申請代表我必須要延畢。要申請這個決定我也想了非常非常久,其實大一時我就有想過要去交換,但是我也知道要交換意味著必須花費一大筆金錢,我有一點積蓄沒錯,但也沒辦法完全負擔,我清楚知道我必須花費比較多時間在念書上,打工賺的也會不夠,所以我勢必必須跟爸媽開口。

然後大一的暑假我爸媽都出事了,我感覺整個家雖然外表看起來還好,但是其實搖搖欲墜的樣子。

那個暑假我還申請日文暑修,除了念日文之外就是想著多做點家事讓我爸媽可以輕鬆一點,除此之外我沒有任何辦法幫助他們解決心理的難題。

那個暑假對我來說是灰色的,我只跟兩個人說過那時的事,一個還是事後已經過了一年才說的,因為我覺得再不找人說我實在會撐不下去,但是我也說得很模糊,畢竟就算說了他們也沒辦法懂,也沒辦法解決。

我發現我是個不喜歡跟別人說心事的人,理由很簡單,我覺得很赤裸,我不喜歡被別人發現我的想法,即使那連秘密都不是。連跟我爸媽坦承心理的話都要做心理建設做上半天。

除了個性問題,另一方面大概是家庭的緣故,這就是另一個很長的故事了,我大概會寫成另一篇文章吧。

其實寫這個部落格對之前的我來說也是不可能的,跟前面的原因一樣,不喜歡讓別人知道我在想什麼,對陌生人尤其如此,以前的我並不會因為覺得反正是陌生人又不認識我而覺得無所謂。

現在能夠這樣想,也算是這一年來的成長吧。

 

我發現我其實很愛說話,不過是用文字說,而不是用嘴巴說。每次寫個感謝函什麼的,都可以寫非常非常多張紙,別人感到驚訝,我都只說因為我的字比較大嘛,所以看起來會很多。

不過看來,我真的是個筆癆。

 

發現我是個筆癆的之後,一方面我希望可以多寫點東西,當作是心情的抒發,因為這些文字在寫出來之前其實很大一部分都在我腦海裡打稿非常非常久了,大概是腦內活動非常豐富,但就是不吐一個字的感覺,換個說法是壓抑。另一方面我想我需要訓練自己如何把想法去蕪存菁,不過寫部落格我想就隨興點吧,就當日記,縱使我之前也不寫日記的。

把部落格當日記寫的一個壞處就是寫起來很沒有結構,看看我第一段在討論什麼,現在又扯到哪裡去了,在寫的過程中太多太多東西會不斷地一直延伸出來,一不小心就扯遠。

不過反正就連我以前擔憂的被陌生人看到大概也不用擔心,除了我根本沒人會看。

 

回到前面說到的,我雖然不迷信,卻也總覺得一路走來這一切某些事好像一環扣一環。

大一家裡的事讓我腦袋裡沒多餘的空間去想要不要去交換看看,等到再想起來時,除了我覺得不能再給家裡任何一點經濟負擔之外,精神與心理上的不能離開要更重一點。

爸爸心理有坎過不去,媽媽一肩挑起維持這個家的重任,我感覺此時不能離開。

等到再次想到申請交換這件事已經是大三的暑假了。

好友非常非常想去德國交換,整天都在講準備申請資料的事,那時家裡的狀況已經回穩,才讓我開始考慮是不是要申請看看。

但是出國的話意味著得延畢,這讓我又再度思索起來。我本來就想一畢業就去工作不升學,可以減輕一點家裡的經濟負擔,升學以後有必要再說。要是延畢的話就得延後就業了。

我在心裡不斷掙扎,最後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聯絡導師求助。

我跟導師一起吃飯,一邊跟他說我在煩惱的事情,尋求他的意見。

跟他談完後我決定還是申請看看,反正申請也不吃虧,頂多花報名費而已,導師還特別要我注意如果沒上的話的心情要好好調適。其實這一點我反而比較不在意,沒上就是回到原點而已,往好處想我甚至可以省一筆錢。

結果還真的是沒上,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我難過了一下下,然後就沒感覺了。

我現在突然想是不是因為我把最壞的可能都考慮過,我申請的想望並沒有我朋友那樣強烈,縱使我仍認真準備資料,這其中或許還是有差的。

沒申請上就沒申請上吧,兩位朋友倒是都如願能到德國去交換一年了,現在他們就在那兒。

 

原本想說沒申請上大不了就是回到原點,但我發現我錯了。

準備資料的過程中我原來在慢慢的進步,這一點我在後來準備申請北京實習時才體會到。

所以我覺得這一切是一環扣一環,我其實大三就聽過一次去北京實習的說明會,只是當時沒有申請。如果沒有經過申請交換失敗,我寫不出交到北京去的履歷,我想也不會成功申請上實習,度過這個非常特別的兩個月。

 

另外我想起一開始是想說什麼才寫這篇文章的了,到底是怎麼扯到這裡的呢。

回到開頭說的待業者的時間感受,除了時間會過得特別慢之外,心情上也有需要調適的時期。我想初次就業更難處理這樣的心情,如果沒有有經驗的人引導真的會非常不知所措。

開始找工作投履歷的第一個禮拜我真的全程處於焦躁狀態,這對我來說一樣是非常難得的情緒。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屬於冷靜的人(雖然在我爸媽眼中就不是了,畢竟養大的還是他們懂我),面對很多事情可以看得很開,所以這樣強烈的不安感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

從來都可以一覺到天亮,但那時半夜聽到我家的貓在叫在撓門我會驚醒,開門放他進來之後我會一邊唸他一邊哭,或者下午走出房門看到貓咪窩在椅子上,也會一邊摸他一邊忍不住哭。

控制不住焦慮情緒是除了找工作之外另一個不安感的來源。

慢慢地我覺得我比較可以靜下心來等,看網路上分享的文章,算一算最少起碼要走過一個月的流程才可能找到工作,甚至三個月都是常態,所以我告訴自己要冷靜、沉住氣,景氣不好這大家都知道,我又是在非畢業季以沒經驗的新鮮人的身分找工作,必須更有耐心一點。

我也想過如果當初沒去北京是不是可以有比較多機會申請到新鮮人的職缺,至少現在我可能就已經在工作了。

但是我一點都不後悔錯失畢業季最好的找工作時機,因為北京這一趟旅程我想是一生難得的機會,看到的學到的都非常值得。

想通一些東西之後就比較能靜下心來了。

至少我現在不會大半夜驚醒偷哭,不過這也要歸功於其他原因,因為我有很好的爸媽還有老師能陪我、幫助我走過這一段路。

他們的事也可以寫好幾篇文章了,之後再寫吧。

只希望這段難熬的日子可以盡快過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lphlier 的頭像
Silphlier

舉樽飲月 對影無人

Silphli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